Josemaría Escrivá Obras
73

我們今天慶祝的,如同所有基督徒的節日,是和平的節日。帶有古傳象徵意義的棕櫚枝,使我們回憶起創世紀中的一幕:「再等了七天,他由方舟中又放出一隻鴿子,傍晚時,那隻鴿子飛回他那裏,看,嘴裏啣着一根綠的橄欖樹枝;諾厄於是知道,水已由地上退去。」 現在我記得天主與祂的子民的盟約,就在基督內設立及堅定,因為「基督是我們的和平」 。我們聖教會的禮儀,奇妙地結合並總結古教禮儀,推陳出新;今天我們所讀到的喜氣洋洋的經文,使我們想起耶穌誕生於白冷郡時所受的恭賀:「希伯來兒童,手拿橄欖樹枝,出來歡迎救主,向他高聲歡呼:『賀三納於至高之天。』」 聖路加告訴我們:「前行的時候,人們把自己的外衣舖在路上。當他臨近橄欖山的下坡時,眾門徒為了所見過的一切奇能,都歡欣的大聲頌揚天主說:『因上主之名而來的君王,應受讚頌!和平在天上,光榮於高天。』」 

上天的和平。讓我們且看一看人間。為何世界上沒有和平?不錯,沒有和平,只有和平的一種假象:一種由恐懼和妥協構成的不穩定平衡。甚至在教會內部也沒有和平:緊張關係把她弄得四分五裂,猶如把基督淨配的白袍,扯得支離破碎。在眾人的心中,也沒有和平,他們徒然力圖用持續不斷的活動和物質享受來彌補心靈的不寧,但這一切並不能填滿他們的空虛,只會帶來愁悶痛苦的回味。

聖奧思定寫道:「棕櫚枝象徵崇拜,因為它代表勝利。我主即將以其十字架上的死亡,克敵制勝。在十字架的旗幟下,祂即將戰勝死亡之王魔鬼。」 基督是我們的和平,因為祂是勝利者。祂贏得了勝利,因為祂曾奮不顧身地戰勝人類心靈累累的罪孽邪惡。

基督是我們的和平,也是道路。 我們若想尋求和平,必須步武祂的芳蹤。和平是戰爭的結果,鬥爭的結果,是個人內心靈修鬥爭的結果。每一位基督徒,都必須堅持這種鬥爭,以清除自己生活中一切不屬於天主的東西。每一位基督徒,都被召戰勝驕傲、情慾、自私、淺薄和心地卑鄙。只求外表的安逸,而在良心深處,在靈魂中心沒有安寧,豈非枉然,「因為由心裏發出來的是惡念、凶殺、姦淫、邪淫、盜竊,妄證,毀謗。」 


74

然而,這樣的講法,是不是未免過於迂腐陳舊了呢?一種更時髦的語言,一種把個人缺點裹上一層偽科學術語的糖衣的語言,不是早已取而代之了嗎?人們不是早已轉彎抹角地一致公認,真正有價值的東西是能買到一切的金錢,是權力影響,是穩佔上風的老奸巨猾,是自命「老成」,甚於賢哲的飽經世故,老鍊圓滑嗎?

我並不是,而且從來不是悲觀者,因為信德教育我,基督已經一勞永逸地贏得了勝利。祂給了我們一個勝利的保證,一個誡命,也是一個承諾,即「奮鬥」。我們基督徒有着一項甘心接受的,對天主聖寵召喚所作的愛的承諾,一種催迫我們奮戰的義不容辭的使命。我們自知軟弱,一如他人,但我們牢記若能善用具備的條件,我們將成為世界的鹽,世界的光,世界的酵母。我們將成為天主的欣慰。我們這力行愛德的雄心壯志,其實更是正義之職責。這一全體基督徒共有的職責,意味着一場持續不斷的戰役。教會的傳統一貫稱基督信徒為基督的戰士(Milites Christi):為他人帶來安寧,向自身不良傾向作連續鬥爭的戰士。有時,由於我們缺乏超性觀念,實則缺乏信德,往往不願把塵世生活比作戰爭。我們蓄意加以歪曲,認為自詡基督的戰士會造成妄用信德,服務世俗目標的危險,會造成施加壓力的危險,會產生各自為政的小集團的危險。這種想法是一種不太合邏輯的悲哀簡化,而且常與懦弱和貪圖安逸聯袂起來。

沒有比狂熱主義與基督徒信仰更背道而馳的了。狂熱主義,不管它披上甚麼偽裝,無非是神聖與凡俗的庸俗同盟而已。我們若明白,我們的鬥爭,正如基督所教導的,乃是人人向自我發動的戰爭,那麼,上述危險便不會存在。這鬥爭,乃是時刻更新愛主深情的努力,時刻更新根除自私的努力,時刻更新服務大眾的努力。在這場衝突中,臨陣逃脫,不管有何藉口,都意味着未經交鋒,先自投降。誰若這樣做,是自甘墮落,缺乏信德,灰心喪志,聽憑苟且偷安來擺佈命運。

我們在信德中,面對天主及眾兄弟所進行的這場靈修戰鬥,乃是我們身為基督信徒的必然結果。誰若逃避這場戰鬥,便是出賣耶穌基督,便是出賣祂的奧體——整個教會。


75

基督信徒的鬥爭,應當是不休止的,因為內修生活即在於不斷地始步更新,始而再始,新而更新。防止自滿自大、自以為十全十美,而故步自封。在我們的征途上,碰到困難是不可避免的。若無阻礙,我們就不是血肉之軀的凡人了。我們的私慾偏情,總會拖後腿。我們必須時刻警惕導致自我毀滅的衝動。

在我們的肉體和靈魂中,發現有驕傲、情慾、妒嫉、懶惰和企圖控制他人之類的芒刺,是不足為奇的。這是被我們個人經驗所證實的生活現實,是我們起步的出發點,是我們奔向天父之家的競賽中奪標的通常環境。聖保祿說:「我總是這樣跑,不是如同無定向的;我這樣打拳,不是如同打空氣的;我痛擊我身,使它為奴,免得我給別人報捷,自己反而落選。」 

基督信徒為了要開始或維持這一鬥爭,不應等待外在的信號或內心的好感。內修生活並不建築在感覺之上,而是植根於天主聖寵,意志和愛。在耶穌榮進耶路撒冷之時,所有門徒都能隨從祂。但是,當祂被釘十字架上,飽受凌辱之時,他們差不多全都離開了祂。

你若是真愛,就必須堅貞不屈,就必須擲錨於信、望、愛。只有善變浮淺的人才朝秦暮楚,愛無定向。那根本不是愛,那是自私,是自我追求。愛必健全,具有自我奉獻,克己犧牲的能力。在這克己自制與艱難痛苦中,我們卻有着任何事物、任何人無法剝奪的喜悅幸福。

在這愛的冒險中,即使跌倒了,甚至嚴重跌傷了,也莫須心灰氣餒,只要滿懷痛悔定改之心去辦告解聖事。基督徒並不是神經質的,專事搜集善功錄的人。耶穌基督我主既為若望的純潔忠貞而歡心,也為伯多祿失足後的痛悔定改而感動。耶穌瞭解我們的軟弱,扶助我們向祂攀登。祂要我們努力不懈,日有所進。祂親來尋找提攜我們,一如祂尋找會晤厄瑪烏兩位門徒那樣。祂尋到了多默,各他顯示聖傷,叫他用手指撫摸祂雙手與肋旁洞開的聖傷。耶穌基督時刻等待我們回到祂身邊,因為祂瞭解我們的軟弱。


76

聖保祿對我們說:「應如同基督耶穌的精兵,與我共受勞苦。」 基督徒的生活就是戰鬥,是戰爭,是一場美好的和平之戰,截然不同於世人由分裂仇恨所引起的戰爭。天主兒女的戰爭,是針對本身私心的戰爭。它的基礎是團結與仁愛。「我們固然是在血肉中行事,卻不是按照血肉而交戰,因為我們作戰的武器,不是屬於血肉的,而是憑天主有力的武器,足以攻破堅固的堡壘:攻破人的詭辯,以及一切為反對天主的智識所樹立的高寨。」 使徒在此所指的,正是反對我們本身傾向作惡,妄自尊大的嚴肅鬥爭。

今天是聖枝主日,是我主救贖人類工程中,具有決定性意義的一週的開始。讓我們把次要問題擱置一旁,先鞭辟入裡,直接探討關係最為重大的問題。這就是得升天堂,乃是我們全力以赴的首要目標。否則其他一切都不值得。若要升天堂,忠於基督的教義是絕對必要的。若要忠於基督的教義,堅持不懈地反對通向永福途中的各種障礙,則是絕對必要的。

我知道,只要一談起戰鬥,我們馬上會想到自身的軟弱,預見自己的挫折和錯誤。天主會考慮到這一點的。我們一走路,便難免揚起塵土。我們身為受造物,渾身充滿缺點。甚至幾乎可以說,我們時常都會有缺點的。缺點是陰影,可以烘托出天主聖寵的光明,可以烘托出我們響應天主仁慈的決心。這明暗的對比,使我們顯得出富有人性,謙卑、體諒、慷慨。

請君莫自欺。在我們生活中,固然常有振奮與勝利,但是也常常有沮喪與失敗。這是基督徒塵世征途上的實際狀況,甚至連那些榮膺聖品,登上祭台的聖人們,也不例外。還記得不記得伯多祿、奧思定、方濟各?我向來不喜歡有些聖人傳記,把聖人單純地描寫得幾乎在母胎內便領受了聖寵的堅振。這種寫法有欠健全的信理觀念。實際情況並不如此。基督徒英雄人物的生活故事,同我們本身的經驗並無迥異,他們戰勝鬥,勝利了;再戰鬥,失敗了,悔改之後,再重新投入戰鬥。

我們常常失敗,通常,甚至經常失足於不足稱道的小事。但我們把它看得很嚴重。假若我們真愛天主,謙卑自下,假若我們真堅持不懈,百折不撓,那麼,失敗本是兵家常事,不足為奇。只要事事本着純正的動機,專務天主的聖意,依靠天主的聖寵,意識自我的虛無,則天下便無失敗可言,有的卻是琳瑯滿目的勝利,大悅天主的青睞。


77

然而,確有強敵潛伏,伺機反撲,破壞我們在生活中貫徹基督的教義。此敵便是驕傲。每次失敗挫折之後,如果我們不馬上抓住天主仁慈的援手,這敵人便會氣燄囂張起來。在此境況下,人靈會陷於陰霾之中,陷於悲觀失望的黑暗中,以為一切都完了。它的想象力會製造出實際上毫無根據的種種障礙。但只要謙虛一點,正視一下這些虛構的障礙,它們便會煙消霧散,一無蹤影。在驕傲自大的狂野想象力的慫恿下,人靈有時會為自己製造一座痛苦的加爾瓦略山。但是基督並不在這種加爾瓦略山上,因為即使人靈陷於緊張恐慌,被黑暗所包圍,我主則常在喜樂與平安中。

在修德務聖中,還有一種偽善的敵人,即認為內修鬥爭的對象,必須是不同尋常的特殊障礙,必須是噴火吐燄的巨龍。這是驕傲的又一標誌。我們荷槍持彈準備作戰,但是非要大吹大擂,搖旗吶喊,殺聲震天,方才出兵。我們必須認識,岩石最險惡的敵人,並不是利斧鋒刀,而是點點滴滴,持續不斷,滲入岩縫的涓涓細流,終於使整個岩石的結構陷於瓦解。基督徒最危險的敵人,是低估戰鬥中小磨擦的重要性。不急於打小仗,會逐漸導致對天主召喚的戰鼓,表現出反應軟弱,鬆弛痳木。

且聽我主怎樣訓導:「小事上忠信的,在大事上也忠信;在小事上不義的,在大事上也不義。」 祂似乎在對我們這樣講,要不斷在貌似並不重要的小事上奮戰,在我眼中都是重要的。要準時完成任務。對需要鼓勵的人,要笑容可掬,儘管你們自己心有憂苦。要撥出必要的時間善事祈禱,切莫苟且敷衍。對任何有求於你們的人,要去幫助。力行正義,並超越正義,輔之以愛德的聖寵。

凡此一切,以及其餘種種,都是每天激勵我們的靈感,都是鼓舞我們在戰勝自我的超性運動中,力爭上游的悄悄的警語。但願天主的光明啟示你們領悟祂的教誨;願祂協助你們作戰,與你們一起取得勝利;願祂在你們失足跌倒時,不離左右,並扶助你們站起來,重投戰鬥。

我們切莫等閒視之,掉以輕心。我主要我們勤於出擊,擴大戰線,加強火力。我們有責任力爭上游,因為這競賽的唯一目標,是奪得天堂的光榮。如果我們到不了天堂,則功虧一簣而前功盡棄。


78

任何人要戰鬥,必須使用裝備器械。經過二‍十個世紀的征塵,基督信仰的裝備器械並無改變,依然是祈禱、克苦和勤領聖事。既然克苦是祈禱——感官的祈禱——故可用兩詞概括我們的裝備器械:祈禱和聖事。

現在,我請大家一起默想聖事。聖事是天主聖寵的源泉,是天主仁慈眷顧的奇妙證據。讓我們先靜心默想一下脫利騰教理關於聖事的定義:聖事是「聖事是特定的,可感受的標誌,能產生聖寵,同時置於我們眼前,予以頒佈。」 

我主天主是無限的;祂的愛是無窮無盡的;祂對我們的慈祥寬仁是無邊無際的。祂用其他許多種方式賜予我們聖寵,但是卻明白無誤,不受制約地建立了七件有效的標記,似乎非如此做不可的,俾使世人能以穩定的、簡單的、易於領受的方式,來分享祂的救贖功勞。

如果聖事被荒廢,真正的基督徒生活也隨之而消失。但是我們應當看到,特別是今日,有許多人似乎已經把聖事置之度外,甚至輕視這基督聖寵救贖的洪流。在一個號稱信奉基督的社會裡,不得不談論這樣的弊病,真是令人痛心疾首。但我們非大談而特談不可,為了激勵我們,更感恩知情,更滿腔熱愛地趨赴這聖化人靈的泉源。

有人毫無顧慮地決定推遲新生嬰兒的聖洗聖事。但這樣攸法,嚴重違背正義與愛德,剝奪孩子們領受信德的聖寵,剝削孩子們濯除與生俱有的原罪的機會,從而剝奪他們迎接天主聖三居於心中的無價寶藏。他們還妄圖篡改堅振聖事的真諦。教會傳統一貫認為,通過堅振聖事,天主聖神的聖寵,靜謐而有效地傾注於人靈,堅固精神生活。堅振聖事能使基督徒,在攻克本身自私心和各種情慾的內修戰役中,像基督戰士般地奮勇戰鬥。

如果喪失對天主事物的敏感性,就難以欣賞告解聖事。聖事性的告罪不是人的,而是天主的對話。告解聖事是天主公義的法庭,但尤其是天主仁慈的法庭。它的法官仁愛寬大,「我決不喜歡惡人喪亡,但卻喜歡惡人歸正,離開邪道,好能生存。」 

我主的仁慈真是無窮無盡。看,祂對祂的子女們是何等慈愛溫柔。祂奠立婚姻為神聖的結合,媲美基督與祂的教會之間的結合, 定為一項偉大的聖事,作為基督徒家庭的基礎,使之在天主聖寵中成為平安和諧的居所,聖德的學校。父母是天主的合作者。這就是子女之所以有責任孝愛父母的原因。像我幾年前所寫的,把第四誡譽為最親切甘飴的誡命,不是沒有道理。如果你們按照天主囑望的聖化方式過家庭生活,你們的家庭必會充滿天倫之樂,充滿光明,平安和歡樂。


79

在神品聖事中,天主聖父,藉聖神進一步神奧的溝通,使信徒中某些成員的靈魂,領有不可磨滅的品質,使能分享大司祭基督的司鐸職,因耶穌基督暨基督奧體元首之名,施行聖事。 這公務司祭職,與一般信徒的普通司祭職,不僅在程度上,而且在本質上有着根本的不同。 聖職人員能祝聖基督的聖體聖血,向天主奉獻聖祭。他們能在告解聖事中赦罪,並負有使命訓誨萬民「關於天主的一切事物」 ——除此之外,別無其他。

司鐸必須是天主的人。在其他基督徒不需要他的領域內,他應當謝絕拋頭露面。司鐸不是心理學家,不是社會學家,不是人類學家。司鐸是又一基督,是基督本人。司鐸必須照顧他們的兄弟姊妹們的靈魂大事。如果司鐸自以為可在某種人文科學的基礎上,使自己成為信理和倫理神學方面的權威,那真是一件可悲的事。即使他把那些人文科學用於司鐸工作,充其量也只能是個業餘愛好者,或是局外的觀察家,這樣做,只能表現他的雙重無知,既不懂人文科學,又不懂神學,儘管一種浮淺的智者風度,或許會騙過幾個天真的讀者或聽眾。

今日某些教會人士,似乎想創立一個新教會。他們這樣做是背叛基督,因為他們把教會救靈的精神目標,一個個地篡改成世俗目標。如果他們不抵抗這種引誘,他們的聖職便會荒廢;他們自己便會失去人們的信任和尊敬;他們便會在教會內部造成災禍,他們對基督徒和其他人士的政治自由的橫加干預,會在世俗社會上種下混亂的種籽,使他們自己變成危險有害的人。神品聖事,是為信德中的兄弟姊妹們,提供超性服務的聖事。某些人似乎企圖把它變為獨裁專制的世俗工具。


80

讓我們繼續默想聖事的奧妙。為病人傅油,舊稱終傅聖事,乃是為前赴天父之家的旅程,所作的親切準備。聖體聖事,可謂天主大事舖張豪宴的聖事。在此聖事中,天主竟把祂本身和聖寵一起賜予世人:耶穌基督,連同祂的肉體、靈魂、聖血和天主性,不僅在舉行彌撒之時,而且一直真實臨在於聖體聖事中。

我常想到司鐸們負有為天下基督徒,常保天主聖事渠道暢通的職責。天主聖寵降來幫助每一個靈魂,因為人人都有其特殊而個別的需要。靈魂不能成批地處理。要幫助靈魂而不分個人特殊的需要,是對人類尊嚴的褻辱,是對天主兒女的尊嚴的褻辱,是不對的。司鐸必須謙謙虛虛地為每個人的個別需要服務,意識到自己不過只是工具,是基督聖愛的運載工具而已。每一靈魂,無不都是一座珍奇的寶庫。每一個人,無不都是獨一無二,不可取代的。每一個人,無不都是價值基督的滿腔熱血。

我們已經談過奮鬥的必要性。但是要戰鬥,必須要有訓練;要有適宜的糧草;在患病受傷時,要有應急的醫藥衛生。聖事便是教會提供的應急的醫藥衛生,而並不是奢侈品。如果你自動放棄聖事,你便不可能在征途上前進,不可能跟隨耶穌基督。我們需要聖事,一如需要呼吸的空氣,循環的血液,以及賴以識別我主每時每刻對我們有何要求的光明。

基督徒的靈修需要力量,而這力量是可以從造物主得來的。我們是黑暗,而祂是光明燦爛。我們是病夫,而祂是健康強壯。我們是渺小,而祂是無限豐裕。我們是軟弱,而祂支持我們,「for you are, O God, my strength我的避難所,」 世上任何事物,都無法遏止基督,為我們迫不及待地傾流救贖的聖血。但是,人的局限性能蒙蔽人的眼睛,使人看不到天主的偉大。因此,一切信徒,尤其那些在精神上對天主子民身負指導、服務之職的人,有責任絕不堵塞聖寵的源流,有責任絕不以基督的十字架為羞恥。


81

在基督的教會內,人人都有責任堅持不懈地保持對基督教導的忠誠,無一人例外。信德教理與倫理訓導,組成為教會信德的寶庫及公有的遺產。如果牧人本身不努力維持敏感的良知,不堅守對信德教理與倫理訓導的忠誠,那麼厄則克耳先知的預言便會迴響:「人子,你應說預言攻斥以色列的牧者,向他們講預言說:吾主上主這樣說:禍哉以色列的牧者!你們只知牧養自己;牧人豈不應該牧養羊群﹖你們吃羊奶,穿羊毛衣,宰肥羊,卻不牧養羊群:瘦弱的,你們不扶養;患病的,你們不醫治;受傷的,你們不包紮;迷路的,你們不領回;遺失的,你們不尋找,反而用強力和殘暴去管治他們。」 

這譴責相當強烈。但是當身負引導大眾進行靈修之戰的人,反去糟蹋靈魂時,他們對天主的冒犯,則要遠甚於此。他們剝奪人們聖洗再生的靈泉、堅振強化的聖油、告解赦罪的法庭,以及聖體永生的神糧。

甚麼時候會發生凡此種種的事呢?無一不是放棄和平之戰的後果。誰若不堅持戰鬥,便會把自己暴露在形形色色的鐐銬人心的奴役之下,若不失足於彼,必會喪生於此。例如:純人性觀點的奴役,癡心追逐名、利、權及虛榮的奴役,放縱情慾的奴役,等等……。

如果天主允許你經受這種考驗,如果你碰到不稱職的牧人,切莫喪失信心。基督曾許下教會不能犯錯,許下教會常有祂的保佑。但是祂從未保證過組成教會的人們永不變節。但他們不會缺乏聖寵,只要他們善守天主要求的小小本份,只要他們依靠天主聖寵助佑,努力排除成聖途中的障礙,必會有豐霈大量的聖寵。假若不作這樣的奮鬥,儘管他們貌似高超,出人頭地,在天主眼中或許只是侏儒而已。「我知道你的作為,也知道你有生活之名,其實你是死的。你該儆醒,堅固其餘將要死的人,因為我沒有發見你的作為,在我天主面前是齊全的,所以你應回想當初你是怎樣接受了,是怎樣聽了天主的道:你該遵守,又該悔改。」 

這段訓誨,引自聖若望在第一世紀,向撒爾德教會負責人所寫的書信。可見牧人缺乏責任感,並不是現代獨有的現象,甚至在宗徒時代(CCC),在主耶穌基督生活在世的同一世紀,竟已發生。很明顯,誰若停止自我鬥爭,便沒有安全。無人能靠自己的力量救自己的靈魂。教會內的每一人,無不需要加強堅固自己的措施。謙遜——使我們虛心受教,接受幫助;刻苦——使我們錘鍊心靈,好讓基督君臨統治;學習純正的教義——使我們的信德得以保全而廣揚。


82

在聖枝主日禮儀中有這樣一段聖詠:「城門,請提高你們的門楣,古老的門戶,請加大門扉,因為光榮的君王要進來。」 誰若把自己禁錮於自私的城堡,便永遠不會下來奔赴戰場。但他若高吊城門,歡迎和平君王進入城堡,便能同君王一齊出征,大戰模糊視線,痳痺良知的禍殃。「古老的門戶,請加大門扉。」基督教義要求我們戰鬥,並不是件新奇的事,而是一貫如此。若不戰鬥,無從取勝,若不取勝,則無和平。沒有和平,人的福樂等於幻影,一無收獲;既不能造福人群,樂善好施,申張正義,也不能寬大為懷,慈悲惻隱,侍奉天主。

今天,教會內內外外,上上下下,許多人似乎已放棄克服自我缺陷的戰鬥,棄甲曳兵,玷污靈魂,甘當奴隸。因此,我們必須投奔天主聖三,苦求天主可憐我們大家。談到高個主題,我躊躇不敢涉及天主的公義,寧願呼求天主的仁慈和慈悲,請祂避而忽視我們的罪惡,但看基督及其聖母——我等慈母——的功勞,祂的養父——我等聖祖——大聖若瑟的功勞,以及眾聖人聖女的功勞。

基督信徒可以確信,只要他們敢於戰鬥,天主必會用右手扶持他們衝鋒陷陣,正如我們在今日彌撒中讀到的。騎着一頭可憐的驢駒,進入耶路撒冷的和平君王耶穌說道:「天國是以猛力奪取的,以猛力奪取的人,就攫取了它。」 這暴力不是針對他人的。這是唯獨戰勝我們本身缺點軟弱的暴力;這是唯獨反對我們本身文過飾非的剛強;這是唯獨激勵我們在困境逆流中堅持信德的勇毅。

今如往昔,基督信徒應以英雄氣慨自持。在大戰鬥中,若屬必要,則有不畏赴湯蹈火的英雄氣慨。但通常情況下,在日常生活的小磨擦中,則持之以恆,時刻發揚英雄氣慨。當你們在看來不足稱道的小事情上,滿腔熱愛地堅持連續作戰,上主必會像善牧那樣,時時在你們身旁:「我要親自牧放我的羊,親自使他們臥下――吾主上主的斷語――失落的我要尋找;迷路的,我要領回;受傷的,我要包紮;病弱的,我要療養;肥胖和強壯的,我要看守;我要按正義牧放他們。……他們將安居在本鄉。當我打斷他們所負的軛,由奴役他們者的手中救出他們時,他們必承認我是上主。」 


前一頁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