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osemaría Escrivá Obras
179

教會的禮儀年度即將結束,祭台上舉行的聖祭再次向聖父獻上犧牲的祭獻——基督的祭獻,正義仁愛和平的祭獻,正如我們馬上要念到的頌謝詞所指出的。 

你們一想到我主神聖的人性,心靈頓時湧現無限喜樂。祂是一位有血肉之心的君王,一位有着我們同樣的人心的君王。祂是宇宙萬物的創造者,但對我們毫不作威作福,卻默然出示傷痕,哀求我們稍給祂一些愛心。

那麼為甚麼還有這麼多人不認識祂呢?為甚麼我們還聽到那些無情冷酷的抗議:「我們不願意這人為王統治我們」呢? 世上億萬人都這樣拒絕耶穌。或許他們拒絕的是祂的影子,因為他們不認識基督其人。他們從未瞻仰過祂的豐釆儀容,從未領教過祂的卓絕訓導。這種可悲狀況,令我痛心,真要向我主痛作補贖。當我聽到那不休止的叫囂時——多數表現為醜行多於惡語——真感到有必要大聲高呼:「基督必須為王!」 

許多人不願接受基督必將為王的真理。他們千方百計地反對祂:用他們處世理事待人接物的態度,用他們對待社會人文,道德風化,文化藝術的觀點做法,來反對基督。甚至在教會本身內部!聖奧思定說:「我並不是指那些無聊之輩用口舌來褻瀆基督,我是指還有很多人用他們的醜行來褻瀆基督。」 

某些人甚至深惡痛絕「基督君王」一詞。他們對這詞彙大興天真無知的責難之師,似乎基督的王祚竟能用政治術語來加以領略的。否則他們便乾脆否認基督為王,因為一承認祂的王位,便涉及要接受祂的王法。王法嘛,那是接受不得的,哪怕就是美好的愛德律也不例外,因為他們拒絕向天主的愛伸出自己的手來。他們處心積慮只是為自己的私利鑽營而已。

多年來,我主催迫我重複着一個無聲的吶喊:,「我願服務(Serviam)!」讓我們求祂加強我們的捨己為人的決心,忠心耿耿地響應祂的召喚,在日常生活中,隨遇而安地服務,不矯柔造作,不大吹大擂。讓我們從心底感謝祂。我們要以臣民和子女的身份向祂祈禱!我們嘴裏將充滿乳蜜。一談到天主的神國便喜從中來。這個神國是自由之國,是基督為我們贏得的自由。 


180

這基督,這位我們目睹祂誕生於白冷的可愛的聖嬰,就是宇宙之主。天上地下萬有都是祂造化的。祂使萬有同聖父重歸於好。祂用自己在十字架上流的鮮血,重建了天地之間的和平。 今天,基督坐於聖父之右為王。我主升天後,門徒們仍仰望着天空。兩位白衣天使向他們說:「加里肋亞人!你們為甚麼站着望天呢﹖這位離開你們,被接到天上去的耶穌,你們看見他怎樣升了天,也要怎樣降來。」 世上帝王無不因祂而得以掌權 。但帝王,即人間的當政者,壽命不長。基督的國則「萬世無疆」 「祂的主權永遠常存,祂的王國世世常在。」 

基督的國不只是一種修辭說法。基督生活着,與人無異地生活着,祂依舊有着降生成人所取的同一軀體,依舊有着死而復活與聖言結合並懷有一顆人心的同一軀體。真天主亦真人的基督生活着,統治着。祂是宇宙之主。一切生存的萬物全賴祂的維持而存在。那麼祂為甚麼不向我們顯示祂的光榮威嚴呢?因為祂的國「不屬於這個世界」 ,雖然是在這個世界之中。耶穌回答比拉多道:「我是君王。我為此而生,我也為此而來到世界上,為給真理作證:凡屬於真理的,必聽從我的聲音。」  凡是期望默西亞掌握現世有形權力者,必犯大錯。「天主的國並不在於吃喝,而在於義德、平安以及在聖神內的喜樂。」 聖神內的是真理與正義,和平與喜樂。這才是基督的神國:即救人的天主的義舉,即在人類歷史告終,我主自高天降來審判萬民之時方才臻於大成的天主的義舉。

基督在世上開始傳教時,並沒有提出甚麼政治主張來。祂說:「你們悔改罷!因為天國臨近了。」  祂委任門徒們宣講這個好消息 ,並教他們祈求天國的臨格 。天主的國及其正義即是聖德的生活,是我們必須首先追求贏得的, 是唯一真正必要的東西 。

我主宣講的救恩,是向每一個人發出的邀請:「一個國王,為自己的兒子辦婚宴。他打發僕人去召被請的人來赴宴。」  因此我主指出:「天主的國就在你們中間。」  人人都能沾得救恩,只要他自願響應基督的要求:重生, 在簡樸的精神 中做天主的兒女, 力戒把我們與天主隔離的事物。  耶穌所要的是實際行動,而不單是口頭空話。  祂要我們下定決心全力以赴,因為只有全力爭取的人才能贏得永恆的嗣業。 

祂的神國不在世界上達到極盛。得救還是永罰不在現世定論。卻如撒種,  卻如一粒芥子的茁長,  到最後,卻如撒在海裏的網,網羅各種的魚——網一滿了,人就拉上岸來,按照各自生活品行的善惡而分揀開來。 不過,只要我們還活在人世,天國卻如一團酵母。一位婦女把它揉在三倍的麵粉裏,於是整個麵糰便發酵膨脹了起來。 

誰若弄懂了基督所提出的神國,必會看到它值得我們孤注一擲去贏過來,必會看到它就如商人傾售家產去換來的珍珠,必會看到它就如地下埋有寶藏的那塊田地。 天國得之不易。沒有人能保證穩操勝券 。但是一個悔罪的死囚謙卑的哀呼,卻能打開它的大門。與耶穌同時釘在十字架上的強盜犯之一,向祂求道:「主,當你來為王時,請你紀念我!」耶穌回答他道:「我實在告訴你:今天你就要與我一同在樂園裏。」 


181

我主我天主,你多偉大!是你給我們的生命以超性的意義和神性的生機。由於你對聖子的愛情,你竟使我們全命全身全靈地宣誓:「祢必統治!」我們雖這樣宣講,但本身底子還是十分軟弱的。你深知我們不過是泥揑的受造物 ,多麼可憐的受造物!不僅是泥足泥腿,而且泥心泥頭。唯有依靠你,我們才能有神性的生命。

基督必須首先在我們靈魂內統治。不過,假若祂問我們:「你們怎樣做才能讓我到你們心中來統治呢?」我們該怎樣回答呢?我會答道:我需要祂的大量聖寵。只有這樣,我的每一次心跳,我的一盼一顧,我的一言一咳,我的最基本平常的感覺,都會轉化成歌頌基督吾王的萬壽無疆。

我們若要擁戴基督為王,就必須言行一致,貫徹始終;就必須首先把整個心靈獻給祂。不這樣做而大談基督神國,只是紙上談兵,言之無物。我們的行為就沒有基督徒真正的實質。不過是裝扮得若有信德,其實信德全無。我們不過在妄用天主聖名圖謀私利而已。

若耶穌統治在我的靈魂以及你們的靈魂內,意味着祂在我們靈魂內找安逸的居所的話,那末我們就完全沒有理由感到頹喪。相反,「熙雍女子,不要害怕!看,你的君王騎着驢駒來了。」 看見沒有?耶穌竟以一頭卑微的畜牲為王座。我不知道你們怎樣。我個人並不以承認自己在我主眼中不過是一頭馱重的畜牲為恥。「在你面前我像是一頭畜牲,時刻同你在一起,你牽着我的右手,」 你牽着我的轡繩。

現在這時代,驢子剩下不多了。不過請你們試試,回憶一下牠的模樣。不是那種趁你不備踢你一腳的老於世故,頑固蹩扭和狡猾狠毒的驢子,而是一頭年幼的驢駒,雙耳像天線那樣翹得高高的。它吃得簡簡單單,做起工來勤勤懇懇,跑起路來又快又歡。天下有成千上萬的畜牲,長得更俊俏,更機靈健壯。但是當基督面對群眾歡呼擁戴祂為王的時候,祂卻挑選一頭驢駒作乘騎。因為耶穌不屑於苛求細算,不屑於趾高氣揚,不屑於心狠手辣,不屑於效顰獻媚。祂所喜愛的是青春之心的明朗歡快,是向前跨出的普通一步,是真情流露的呼聲,是純潔明淨的雙眸,是對祂苦口婆心的虛心領教。此即基督在人靈內的統治之道。


182

我們若讓基督在心靈中統治,就不會變得專斷獨行,唯我獨尊。相反,會甘心為眾人服務。我多麼愛「服務」這個詞語!為我的君王服務,並通過祂為一切因祂聖血而得到救贖的人們服務。但願基督徒都能懂得怎樣服務,因為唯有通過服務我們才能認識和熱愛基督,並使他人認識和熱愛基督。我們如何把基督介紹給人靈呢?用我們的好榜樣。藉為基督作出真心誠意的服務,我們便在一舉一動中成為祂的見證,因為祂是我們整個生命之主,是我們生存的唯一而終極的原由。我們一旦作出這樣的服務的見證,便能用言教來開導別人了。基督本人就是這般做的。「祂所行所教」 ,祂先用行動的身教,再用天主的言教。

我們若要為基督而服務眾人,就應當深通人情。我們的生活若是不近人情,天主便無從在我們生活的基礎上建造經營。因為天主通常不會在雜亂無章,自私自利或空虛浮泛的基礎上進行建樹。我們必須諒解眾人,必須與眾人和睦相處,必須寬恕原諒所有的人。我們切不可指非義為義,切不可指得罪天主為不得罪天主,切不可指邪為正。面對邪惡的挑戰,我們絕不以惡報惡,卻要以真理善行相報,把邪惡淹沒於淼淼浩瀚的良善中。 此即基督在我們以及在我們周圍人們心靈中的統治之道。

某些人自己心中無天主之愛,卻想在世界上建立和平。這怎麼可能建立和平呢?基督的和平,即是基督神國的和平,而我主的神國是以修德成聖的願望,接受聖寵的虛心,伸張正義的努力與天主聖愛的傾注為基礎的。


183

這是辦得到的;這不是幻想;只要我們決定心懷天主之愛!我主手足被釘高懸於十字架上而救贖了世界,修復了天主與人類之間的和平。耶穌提醒我們說:「至於我,當我從地上被舉起來時,便要吸引眾人來歸向我。」  祂是在說:如果你們時時刻刻善盡本份,事不分巨細,一概克勤克勉,你們便是把我奉作一切人類活動的中心,我便會吸引萬有來歸向我。我的神國便會在你們中間實現!

我主還是要我們拯救人類與整個受造界——拯救我們的這個世界,這個美好的世界,因為它原是天主造化的大好世界。當初亞當的罪,人類驕傲的罪,破壞了受造萬物天賦的神聖和諧。但是天主聖父在時間滿全時,派遣了祂的唯一聖子,藉聖神的德能,從童貞瑪利亞取得人身,降生成人,重建和平。人類因此從罪惡中被救贖出來,「使我們獲得義子的地位」 ,得以分享天主的親密生活。於是新人類,天主新領嗣的子女 ,得以把整個宇宙從紊亂失調中解放出來,在基督內修復萬有,如與天主言歸於好。

實現基督的神國,消滅仇恨暴行,使普世全球沐浴於仁愛的甘脂靈膏中,乃是基督向我們發出的號召,乃是我們的使徒工作,乃是我們心頭殫精竭慮的宿願。讓我們懇求我們的君王使我們在修復殘破,挽救淪亡,整頓混亂,指引迷途皈正,重建萬有和諧的神聖使命中, 能夠做到齊心協力,謙虛勤懇,熱情激昂。 

擁抱基督信仰即是志在繼承基督在世的使命。我們人人應當成為alter Christus, ipse Christus:即成為另一基督,成為基督其人。唯有如此,我們方才能肩負起這個偉大而持久的任務,即從內部去聖化一切世俗結構,把救贖的酵母揉進一切世俗結構。

我向來不談政治。我不贊成在俗的熱心教友組織政治性的宗教運動。那樣做是發神經病,不管動機是想把基督精神滲入人的一切活動也罷。我們所要做的,是把天主放進每一人的心坎裡,不管他是誰。換言之,每一個基督徒,都應在各自的處境中,用自己的榜樣和言語,為信仰作見證;而他的處境則取決於他在教會中,在社會生活中所處的地位,以及他所持續經歷的各種事件。

單憑是人這一事實,基督徒就有充分權利生活在世界上。只要他讓基督生活並統治在他心中,他就能感到,而且強烈地感到我主的救贖功能從他的所作所為中發揮出來;而且這與他的行業無關,與他的社會地位的「高」或「低」無關。因為人視為重大的成就,在天主眼中卻分文不值;我們以為是微不足道或不甚了了的,在基督的標準中卻可能是登峰造極的聖德與貢獻。


184

基督徒工作時,不可避重就輕,不可降低世俗事務本身固有的價值。如果把「降福一切人類活動」一語理解為糟塌或忽視它們內在的品質,我就寧可不再用這句子了。我個人素不欣賞給人的普通活動掛上一個招牌,或貼上一張說明標簽。儘管我尊重反對意見,但是還是感到這種貼標簽的做法,未免是妄用信德神聖名義。有證據指出:「天主教」這個標簽,竟被人用來合法化某些不合人之常情的活動與行徑。

除罪以外,世界以及世界上的一切事物都是美好的,因為是我主所造的。因此,力求戒避罪惡取悅天主的基督徒,應當同其他公民肩並肩一起,獻身於一切人間的工作;應當捍衛由人類尊嚴衍生的一切價值。

其中有一項價值,尤其應當特別珍惜,即個人的自由。基督徒唯有捍衛他人的個人自由——包括與生俱有的責任——才能保衛自己的個人自由而不失人與基督徒的完整品格。我要不厭其煩地講:我主無償地賜給我們一個超性恩典,即聖寵;又賜給我們一個本性的奇恩,即個人的自由。為了避免把這個奇恩降低為放縱,我們應當發展完整的品格,力求使自己的行為符合天主的法律,因為主的神在那裏,那裏就有自由。 

基督的神國是自由之國。那裡只有一種奴隸,就是為了愛天主而自由約束自己的人。這是多麼有福的自由奴役啊!它使我們獲得自由。若無自由,我們就無從響應聖寵。若無自由,我們就不能用最超性的理由——因為我們要——而自由地獻身於我主。

你們聽眾中有些人認識我已有多年。你們可以證明:我一生時間都用於宣講個人自由,宣講帶有個人責任的個人自由。天涯海角,踏破鐵鞋,我到處尋找自由,而且繼續在尋找,就如迪奧杰尼斯試圖尋找一位正人君子一樣。我變得一天比一天更愛它。世間萬物中,我唯它最愛。它是一座寶藏,我們還遠遠不夠賞識它的價值。

我之談論個人自由,並不是用它作藉口來討論其它正當的問題——那一類問題不屬於我的司鐸專長範圍。我知道討論世俗時事是俗權民政方面的事,我不宜插嘴置啄。這一類問題,我主留給世人自己去自由而心平氣和地去討論。我也知道:司鐸開口說話,不應當涉及人群政党之間的分岐糾紛。司鐸開口說話只是引導人靈歸向天主,引導人靈接受天主的救世教義,引導人靈勤領耶穌親定的聖事,引導人靈善度靈修生活,以能更接近天主,從而使我們意識到,我們都是祂的兒女,四海之內皆兄弟,無一例外。

今天我們慶祝基督君王節。有人若用政治規劃的眼光來看基督的神國,便是對信德的超性目標完全無知;他的良心便會有背上與耶穌毫不相干的重擔的危險,因為耶穌的軛是柔和的,耶穌的擔子是輕鬆的。 我這樣講,並沒有越出司鐸職責的範圍。讓我們真心熱愛所有的人罷;讓我們愛基督於萬有之上罷。這樣,我們就不得不珍愛他人的自由,不得不與人和平相處了。


185

不過,你們或許會說:「人家不要聽這一套,更不必說去實行了。」這我知道。自由是棵嬌健的植物,在碎石堆裡,在荊棘叢中,或是在腳踩步踏的路旁是長不好的。 這我們早在基督降世之前就學到了。

你們還記得聖詠第二首不?「萬邦為甚麼囂張,眾民為甚麼妄想?世上列王君群集一堂,諸侯畢至聚首相商,反抗上主,反抗祂的受傅者。」 你們看,沒甚麼新奇。甚至在祂誕生之前,人們已在反對上主的受傅者基督了。當年祂走在巴勒斯坦的街道上的時候,人們反對祂。他們迫害祂,並以攻擊祂的奧體肢體的方式,繼續迫害着祂。為何如此切齒痛恨呢?為何對純粹的清白無辜如此動火呢?為何這世界偏要憋死每一顆良心的自由呢?

「來!我們掙斷他們的綑綁,讓我們擺脫他們的繩韁!」 他們砸碎了柔和的軛,拋棄了貨載——拋棄了聖德、正義、聖寵、仁愛、和平,琳瑯滿目的貨載。他們憎恨仁愛,嘲笑天主的善良,善良到不願召喚祂的天使大軍來支援祂。 但願我主果真來同他們打一回交道,果真忍痛犧牲幾個無辜的好人,讓大多數罪有應得的人類嚐嚐烈火的滋味,恐怕只有這樣才有可能同他們達成某種諒解。但是這不是天主的想法。天主聖父是一位真正的慈父。天下哪怕只要有十個好人,祂就樂於寬恕其餘不計其數的壞蛋。 靠仇恨過日子的人是不會懂得這種仁慈的,他們日益耽迷於世上消遙法外的虛假安全感,靠戕害公義吃飯。

「坐於天上者在冷笑,我主對他們在熱嘲。在震怒中對他們發言,在氣焰中對他們喝道」 天主早該大發義怒,早該予以天誅地滅了!但是祂的仁慈更寬大!

「我已祝聖我的君王,在熙雍我的聖山上。我要傳報上主的聖旨:上主對我說:『你是我的兒子,我今日生了你。』」 天主聖父的仁厚,把聖子賜給我們為王。祂威嚇我們時卻變得溫柔;祂口講生氣卻把愛心交給我們。「你是我的兒子」,這話就成為對你們和我說的。

辭不達心,因為心受天主的感召。祂對我們說:「你們是我的兒子。」不是路人,不是寵僕,不是朋友(這已相當可觀了),是兒子!祂給我們以兒子身份同祂虔誠來往的一切自由。我還敢不揣冒昧地說:這位慈父對兒子的請求,不可能不有求必應。


186

不錯,許多人怙惡不悛。但是上主堅定地說:「你向我請求,我必將萬民賜你作產業,我必將八極賜你作領地。你必以鐵杖將他們粉碎,就如同打破陶匠的瓦器。」 這可是重若千鈞的許諾,而且是天主作的許諾。我們切莫等閑視之。贖世主基督降臨世界,不是來無所事事的。祂坐於聖父之右,以君王的主權進行統治。這可是一個令人不寒而慄的宣言,向我們指出:在我們生命終止時——那是早晚要終止的——等候着我們每人的將是甚麼命運。所有固執作惡,心如鐵石,意冷心灰的人,在歷史告終之日,將會得其報應。

天主雖能征服,卻寧可勸服:「眾王!你們現在應當自覺,大地掌權者!你們應受教;應以敬畏之情事奉上主,戰戰兢兢向祂跪拜叩首;以免祂發怒將你們滅於中途,因為祂的怒火發作非常快速。」 基督是上主,是君王。「我們現今也給你們報告喜訊,就是那向祖先所應許的恩許,天主已給我們作他們子孫的完成了,叫耶穌復活了,就如在第二篇聖詠上所記載的:『你是我的兒子,我今日生了你。』……所以,諸位仁人弟兄,你們必須知道:就是藉着這耶穌給你們宣佈了赦罪之恩;凡在一切你們憑梅瑟法律不能成義的事上,憑着祂,凡信的人都可以成義。所以,你們要小心,不要叫先知書上說的話來到你們身上:『藐視的人啊!你們要看,要驚訝,要消逝!因為在你們的日子,我作了一件事,即使有人告訴你們,你們也必不信那件事。』」 

這義舉即是救世工程,即是基督在人靈中的神國,即是天主仁慈的彰顯。「凡一切投奔他的人真是有福的。」 我們基督徒有權宣佈基督的王權。儘管不公義到處泛濫,儘管許多人蔑視愛的神國,救世工程卻在這孳生邪惡的同一人類歷史中前進。


187

「我知道我對你們所懷的計劃,是和平而不是災禍的計劃。」 讓我們做和平的人,正義的人,行善的人。這樣我主將不會來作我們的審判,而來做我們的朋友,我們的兄弟,我們的愛。

在我們塵世愉快的旅途中,我們享有天主的天使的陪伴。聖葛萊格利寫道:「在贖世主誕生之前,我們失去了天使的友誼。原罪和我們每天犯的罪,把我們與他們的光明純潔隔離開來……。但是自從我們服膺基督君王時起,天使也承認我們是同胞了。

目擊天朝君王俯取人身,天神也就不再躲避我們的悲慘狼狽了。他們不敢自以為比他們崇拜的天朝君王所取的人性高出一等。那人性已被提擢,高於他們。現在他們把人當作伙伴已毫無困難了。」 

聖母瑪利亞,我們君王的至聖母后,我們心靈的母后,以她獨有的慈愛眷顧我們。仁慈之母,聖寵寶座,我們求妳幫助我們,一行一行地寫出自己生命以及周圍人們生命樸實的愛德的詩篇。使它宛如「和平,有如河流一般」 。因為妳是取之不盡,用之不竭的仁慈的汪洋大海。「江河流入大海,大海總不滿溢。」 


前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