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osemaría Escrivá Obras
95

在這個基督信徒傳統稱為聖週的一星期內,我們再次有機會默想並重溫,耶穌在世生命的最後時刻。這幾天特有的善功敬禮,無不引人嚮往趨向復活。如聖保祿所說,復活乃是我們信仰的基礎 。然而,我們不應倉促急進,以免錯過一件極易忽略的直截了當的事實,即我們不可能分享我主的復活,除非先同祂的苦難與死亡結成一體。 我們若要在聖週結束時,伴隨光榮的基督,就必須在祂死於加爾瓦略時,同祂結合,參與祂的全燔祭。

基督慷慨就義的自我祭獻,是對罪惡的挑戰。儘管罪惡的存在不容否認,我們仍不免難以接受這一現實。罪是邪惡的奧蹟(mysterium iniquitatis),是受造物荒誕難喻的邪惡,受造物驕傲自大,竟起來反對天主。這故事同人類歷史一樣古舊,始於原祖的墮落,接踵而來的是無休止地腐化墮落,充斥人類的生活,直到今天。最後,還有我們個人的背叛忤逆。要認識罪可惡到什麼程度,信德的真諦是什麼,似乎並不容易。但我們不應忘記,即使在人的情況下,冒犯他人的嚴重性,往往取決於被冒犯的人有着怎樣的重要性,即他有着什麼社會地位與身份。然則,在人冒犯得罪天主的情況下,則是受造的人違抗僭犯造人的天主。

然而,「天主是愛。」 罪惡所造成的惡意的深塹,已被天主無限之愛的橋樑溝通。天主沒有拋棄人類。祂的計劃預見到舊約律法的祭祀,不足以彌補我們的罪,不足以重圓破鏡。必須有一位身為真天主的真人,挺身而出,甘作自我犧牲,加以挽救彌合。為了幫助我們多少窺測一下這一深不可測的奧蹟,不妨設想天主聖三在無限相愛的交往中共同商議,結果在永恆中決定由天主聖父的獨生子,取我們的人性,肩負我們罪惡憂患的重擔,而最後被釘死於刑架之上。

基督的整個一生,從誕生於白冷郡起,充滿了熾烈的激情,志在實現天主聖父救世的聖旨。在三年傳教生活中,祂的門徒同祂朝夕相處,經常聽到祂說,祂的食物,就是承行派遣祂者的旨意。 事實的確如此,貫徹始終,直到第一個苦難節下午,祂的血祭大功告成之時,便「低下頭,交付了靈魂。」 宗徒聖若望便是這樣描述基督的死亡的。耶穌在人類全部罪惡的重壓下,被我們罪孽的暴力與邪惡壓得粉身碎骨,死於十字架上。

讓我們緬懷追念我主,祂為了愛我們,竟至於從頭到腳,遍體鱗傷,體無完膚。借用一句古代作者的話,雖不能表達全部現實,但比較接近真情,我們可以這樣說:「基督的軀體是一幅疼痛的肖像。」只見基督傷痕斑斑,肢體破碎,只剩一具毫無生氣的屍體,從十字架上卸下,交給了祂的母親。眼看基督被摧殘到這般地步,我們或許會以為祂是徹底慘敗了。那些曾追隨祂的人群在哪裡呢?祂曾宣佈過將來會來臨的王國呢?然而,這便是勝利,絕不是失敗。我們從未如此接近復活;我們即將目睹祂以服從贏得的凱旋。


96

我們剛剛重溫了加爾瓦略的一幕慘劇。我不揣冒眛,稱之為第一台原本的彌撒,由耶穌基督主祭。天主聖父把聖子交給死亡。耶穌,天主唯一聖子,擁抱被判釘死其上的十字架,祂的血祭蒙聖父悅納。藉此血祭之功,聖神得以灌注於人類。 

這苦難的悲劇,使我們自己的生命與整個人類歷史,詣於成全。我們不能視聖週只是一種悼念。聖週意味着默觀耶穌基督的奧蹟,把它作為繼續在我們靈魂中工作不息的現實。基督徒有義務成為另一基督,成為基督其人(alter Christus, ipse Christus)。藉聖洗聖事,我們都被召成為我們生命的司鐸,「通過耶穌基督,奉獻中悅天主的屬神的祭獻。」 我們的一舉一動,一言一行,無不成為服從天主聖意的表現,從而使真天主亦真人的大司祭的使命,綿延不絕,常存於世。

我們一旦認識這一點,便馬上會想到自己的卑劣和過失。但我們不應為此而氣餒,不應悲觀失望,放棄理想。我主號召我們在我們的現有境況中,分享祂的生命,努力修德成聖。我知道,修德成聖聽起來有些空泛。人們大多以為是高不可攀,是靈修神學的一套東西,脫離生活現實,不敢問津。然而初期的基督徒並不這樣想。他們常常很自然地彼此以「聖徒」相稱,例如:「問候……眾聖徒。」 「我在基督耶穌內問候各位聖徒。」 

現在讓我們來看一下加爾瓦略,耶穌已死了,但還不見祂光榮凱旋的跡象。正是大好時機,讓我們來省察一下自己:我們究竟是否真正要像基督徒般地生活,是否要成聖。此正其時,讓我們利用這機會,發信德克服自己的軟弱;信賴天主的大能,決心每天所做的一切,無不浸之於愛。犯罪應使我們痛心疾首。我們要樹雄心,立壯志,忠心耿耿,力求真正肖似基督;不惜任何代價,堅持祂授予每一門徒的司鐸使命。這使命應鞭策我們勇往直前,成為世界之鹽,世界之光。 


97

因此,在緬懷基督之死的同時,我們自然會以誠懇之心檢討自己的日常生活,並認真對待我們宣誓的信德。聖週不應只是一種「宗教的幕間休息」,不應是從俗務瑣事糾纏紛擾的生活中抽出來的片暇。聖週應是加深認識天主聖愛的時機,好使我們能通過自己的言行,把天主的愛顯示給他人。

不過我主對此定下了一些條件。我們不能忽略祂的一個宣言,聖路加為我們作下了紀錄:「如果誰來就我,而不惱恨自己的父親、母親、妻子、兒女、兄弟、姊妹,甚至自己的生命,不能做我的門徒。」 這可是嚴厲的話。固然,「惱恨」在漢語中的涵義,並不恰當表達耶穌說的意義,但祂確實用了很強烈的措辭,因為祂的意思並不只是「愛得少些」,就如有些人想沖淡原語的涵義而這般詮釋的。這強烈措辭所包含的份量,並不在於暗示一種消極的態度,或者毫無惻隱之心的態度,因為作此嚴峻措辭的耶穌,正是那命令我們愛人如己的耶穌,正是那為人類而捐軀殞命的耶穌。祂的話無非是表示,在對待愛天主的問題上,絕不能半心半意。基督的話可以譯作:「愛得更多,愛得更好。」祂的意思是說自私的或部份的愛是不夠的。我們必須以天主之愛愛人。

這便是關鍵。耶穌還說,我們必須恨自己的生命,自己的靈魂。這是祂所要求於我們的。我們若是淺薄自私,只顧自己個人的享受,只求他人甚或整個世界圍繞着我們的小我旋轉,就沒有權利自命為基督徒,或以基督的門徒自詡。我們必須真實地交出自我,不可只用口舌,而要用行動和事實。 對天主的愛,號召我們背起十字架來,肩負起人性的重擔。它導引我們在工作和生活的各種境遇中,執行聖父旨意,執行祂的清晰的仁愛的計劃。在我們方才讀到的那段福音中,耶穌繼續說道:「不論誰,若不背着自己的十字架,在我後面走,不能做我的門徒。」 

讓我們接受天主的聖意,不須畏懼,立定志向按照信德的教導和要求,建立自己的生活。可以斷言這樣做必會有鬥爭,困難和痛苦,但是我們若能真正堅持信德,就絕不會有喪失天主寵愛之感。在悲痛憂苦,甚至詆毀中傷之中,我們會有一種喜樂,敦促我們博愛眾人,幫助他人分享我們的超性喜樂。


98

作為一個基督徒,並不是一條只追求個人滿足的途徑,而是包含着一項使命。我早已提醒過,天主號召所有基督徒成為世界之鹽,世界之光。聖伯多祿回應這條誡命,並援引舊約經文,用直截了當的語言,指出其涵義說:「你們卻是特選的種族,王家的司祭,聖潔的國民,屬於天主的民族,為叫你們宣揚那由黑暗中召叫你們,進入祂奇妙之光者的榮耀。」 

作為一個基督徒,不是一樁偶然的巧遇,而是深深植根於我們生命的神聖的現實。它給我們清澈的目光,加強我們的意志,以遵照天主的要求行事。我們由此懂得基督徒現世的征途,應當表現為一貫持續的,因各人境遇而異的多種形式的服務,但動機則唯一,即愛主愛人。作為一個基督徒,意味着忘卻個人特權與野心的狹小目標,甚至一些外表看來較高尚的目的,例如賑濟貧困的慈善事業等;而是應當一心一意,力爭達到耶穌基督的圓滿之愛,祂為了愛我們,竟犧牲自己的生命。

讓我給你們舉一個例子,來說明若不弄懂深入瞭解耶穌這一奧蹟,會產生怎樣一種態度。有一些人把基督教義視作虔誠善功的集錦,卻看不到這與日常生活境遇之間,有着什麼關係;看不到滿足他人需要和糾正非正義的迫切性。我認為誰若持有這種態度,是由於還不明白降生成人的義蘊。天主聖子取了人的肉體、靈魂和呼聲,分享我們的厄運,其至到了身受死亡慘苦的地步。然而。有些人儘管並非有心,卻誤把基督當作人間的陌路客。

還有一些人認為,為了保持人情味,應當把基督教信理的核心部份,加以沖淡稀釋。他們的行為似乎表明,祈禱生活,同天主保持持續的契合往來,似乎是逃避職責,放棄現實。但他們卻忘記,正是耶穌本人教誨我們,應當怎樣去愛人服務,至於極限。只有力求弄懂天主聖愛的奧蹟,我們才能為他人徹底獻身,才不至於被艱難困苦嚇倒,才不至於流於漠不關心。因為天主的聖愛不到鞠躬盡瘁,死而後已的地步,絕不罷休。


99

燭照我們良知的,是對基督的信德。基督曾死,且已復活,並時刻生活着。在瞬息萬變的境遇中,在人類歷史的問題上,信德敦促我們當仁不讓,見義勇為,盡好自己的全部本份。在這部歷史中,從創世起,直到末日,基督徒絕非局外人。他是人間塵環的良民,但心靈則屬於天主。在他客旅塵世之際,仰瞻天主聖愛,明察天主聖愛,方才是普世萬民歸宿的終向。

如果我個人的經驗能有所幫助的話,我可以說,我始終藉我的司鐸牧靈工作,幫助他人正視生活對他的要求,發現天主對他有何具體的期望,同時又絕不限制他基督徒良知所具有的聖善的獨立性和責任感。這種做法和精神,是奠基於尊重啟示性真理的超越性,以及對個人自由的愛護。不妨再加一條,這種做法和精神,也是植根於對這一現實的認識,即天主沒有阻止歷史的發展時常因人的抉擇而轉移。

追隨基督,並不意味着躲到聖殿裡去,推卸推動社會發展的責任,否認人民或國家的成就或過失。恰恰相反,基督徒的信德,使我們看到世界乃是天主的造化,使我們欣賞它的莊嚴華麗,使我們明悟按天主肖像而造成的每一個人天賦的尊嚴,更使我們欽羡天主恩賜的自由,藉此自由的力量,我們得以支配自己的行動,並在天主聖寵幫助下,建樹自己永生的目標。誰若把信德眨為人的意識觀念,誰若用政治宗教標準,用天曉得的所謂神聖標準,在可用不同方式加以解決的問題上,對持有不同於自己意見的人,妄加指謫譴責,便是在眨抑信德。


100

上面這段離題的話,它的唯一宗旨,是要強調一個中心真理,即請君牢記基督徒的生活,唯有在天主內方有意義。人生於世,不是僅僅為了建設一座地上樂園。我們生在世上,是為了更高超的目標,即進入同天主本身的共融。耶穌並未許給我們過一個逍遙安逸的生活,或塵世間的豐功偉業,祂所許給我們的,是在我們人生征途結束時,等候着我們的天主聖父的家宅。 

苦難節禮儀有一曲美妙的頌歌,忠誠的十字架(Crux fidelis)(REF:禮書)。它邀請我們歌頌慶祝我主光榮的鬥爭,十字架的勝利,基督光輝的凱旋。宇宙的救贖主犧牲了,凱旋了。萬物之主天主,並沒有用武力,或其門徒們現世的權力,卻唯獨以其無限聖愛的卓絕崇高,來顯示祂的臨在。

上主沒有摧毀人的自由。而賦予我們自由的,恰恰正是天主。因此,祂絕不強求我們服從。祂要我們從心靈深處,作出自己的決定。祂要基督徒度這樣的生活,儘管我們的軟弱、過失和失敗,同我們接觸的人,會從我們行為中,覺察到加爾瓦略山巔聖愛奇劇的迴響。我們所有的一切都來自天主。祂要我們成為調味的鹽,成為帶給世人福音的光,讓世人都知道天主是一位無限慈愛的父親。基督徒是世界之鹽,世界之光,並不是因為他征服凱旋,而是因為他為天主的聖愛作見證。他若不能調味,便不成其為鹽。他若看不到自己生活的目的,不能以言行為耶穌作見證,便不成其為光。


101

力求更好地體會基督死亡的意義,大有裨益。我們必須超越外在的表面形象和陳腔濫調,必需真真實實地設身處地於這幾天來所重溫的一幕幕情景中:耶穌的苦難,聖母的酸淚,門徒們的逃之夭夭,聖婦們的勇敢,若瑟與尼苛德摩敢於向比拉多索取我主遺體的膽量。

首先,讓我們靠近瀕臨死亡的耶穌,靠近祂的矗立於髑髏山巔的十字架側影。但我們必須滿腔摯誠,全神貫注地走近祂,這才是基督徒成熟的標誌。耶穌苦難中的天人血淚史,會刺穿我們的心靈,天主向我們所說的聖言,會揭露我們心底的隱秘,啟示祂對我們生活的期望。

多年前,我看到一幅繪畫,給我留下深刻的印象。圖上畫着基督的十字架,旁邊有三位天使:一位在哀傷欲絕地痛哭着,另一位手持長釘,似乎力圖使自己相信,竟然果真有其事;第三位則沉浸在祈禱中。這裡,我們有着一個人人可行的規劃:痛哭,堅信,祈禱。

面對十字架,我們應當為自己的罪過而痛心,為世人的罪過而疾首,正是因為我們所犯的罪惡,造成了耶穌的慘死。我們應當充滿信德,深入這超乎我們理解力的卓越真理,驚歎天主聖愛的偉大。我們應當祈禱,俾使基督的生活與死亡,能成為我們生活與自我獻身的典範與動力。只有這樣,我們才能贏得征服者的稱號,因為復活的基督將在我們內征服,死亡將變成生命。


前一頁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