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osemaría Escrivá Obras
1

又一個禮儀年度開始了。彌撒進台詠邀請我們思考一下:與開始實行基督徒生活,有着密切關係的一個問題,即:我們人人所領受的召喚。「上主,求你使我認識你的法度,並求你教訓我履行你的道路。」 我們懇求上主引導,指示我們祂的芳蹤,讓我們步步跟隨,達致圓滿地遵守祂誡命——愛德的境界。 

你們若回顧一下自己決心全力以赴,實踐信仰的種種光景,必然會跟我一樣,連聲感謝主恩。不是故作謙虛,這感恩之心,又必然會使你們進一步瞭解:在實踐信仰上,我們自己實在無功可居。通常,我們幼年時,便從信仰基督的父母那裏,學會祈求天主。此後,老師、朋友、熟人等,又在各方面幫助我們,使我們不致忘掉天主。

你們可以暢開心靈,向耶穌傾訴自己的經歷,我不作任何概括的結論。不過,或許有一天,一位像你們這樣的普通基督徒,會大開眼界,豁然看到一片嶄新的領域,既深遠新穎,又如同福音那樣古老悠久,會提示你們熱切地、認真地追隨基督的可能,成為宗徒中的宗徒。然後,你們或許會張皇失措,一時未能恢復過來。你們的安於現狀,還沒有被真正的平安取代,直到你們慷慨地向天主說:「是!」心甘情願,自覺自願地承行主旨,那是最超性的動機。隨它而來的,必是強烈而持久的喜悅。這喜悅,只有在你們背棄天主的情況下,才會失落。

我不愛指某人,說他是特別蒙選的一員,因為基督才是抨論者,揀選者。正如聖經所載,聖保祿告訴我們:「祂於創世以前,在基督內已揀選了我們,成為聖潔無瑕疵的;」 我明白你們不會因這思想自以為了不起,或高人一等。這抉擇正是我們召叫的來由,應是我們謙遜的基礎。難道我們會替畫家手中的畫筆去建造頌功碑嗎?儘管畫筆在創作名畫的過程中,曾經參與其事,但我們只會讚賞畫家。我們基督徒,不過是世界造物主和人類救主手中的工具而已。


2

上面所講的,早有成文的先例。每思及此,我總是深受鼓舞。我們在福音關於最初的十二位宗徒蒙召的記述中,可逐步地看清這點。現在,讓我們慢慢默想一下,並祈求我主的這些聖善的見證者,幫助我們效法他們,跟隨基督。

我對這班首批宗徒,備極愛戴敬仰。但從人性而言,他們並沒有甚麼可誇耀之處。只有瑪竇可算是個例外。瑪竇掙得了一份小康的家業,後來因追隨耶穌而放棄了。其餘的宗徒只是漁夫。他們過着貧困的生活,通宵捕魚,勉強糊口。

然而,社會地位並不重要。他們沒有受過教育,甚至相當愚魯。只要看他們對超性事理的遲鈍反應,便顯而易見。他們往往連最基本的例子和比喻都搞不清楚,常要問師傅:「請把這比喻給我們講解一下!」 當耶穌用「酵母」來指法利塞人的教訓時,他們竟誤以為耶穌在責備他們忘記帶餅。 

他們是貧窮的;他們是愚昧無知的。他們既不單純,又不虛心,但卻野心勃勃。他們中經常爭論:在基督最終復興以色列王國時——按照他們的理解,誰最大。到了依依惜別的最後晚餐,在耶穌行將為全人類自我奉獻之際,我們還看到他們仍在激烈地爭論着。 

信德嗎?他們所有不多。耶穌親自指出過這一點。 雖然他們親眼目睹死者復活、病者霍然、餅魚增多、風浪平息、邪魔逐盡,但是只有被選為宗徒之長的伯多祿一人,能迅速回答:「你是默西亞,永生天主之子。」 然而,它只是一種有限的信德,導致伯多祿在因耶穌為救贖人類要受苦和被殺時,他竟諫責耶穌。以致耶穌不得不責斥他說:「撒殫,退到我後面去!你是我的絆腳石,因為你所體會的不是天主的事,而是人的事。」 

金口聖若望詮釋道:「伯多祿的想法,是人性的想法。因此他推理所得的結論是:那種事情(基督的苦難與死亡),悲慘恐怖,為祂不宜。故此引起耶穌的訓斥:否也!受苦受難非我之不屑取。你所以有這種看法,是由於你的思想局限於人的思維。」 不過,這些小信德的人對基督的熱愛不是很突出嗎?毫無疑問他們是愛祂的,至少是在口頭上。有時甚至激昂慷慨,忘乎所以:「我們也去,同他一起死罷!」 但臨到真理考驗的關頭,卻個個逃之夭夭。只有若望一人例外。若望是真正以行動去愛。只有這位青年,宗徒中最年輕的,獨自佇立在十字架下。其餘的宗徒心中,就是缺少那麼一點猛如死亡的愛。 

這一幫人,便是我主召喚的宗徒,便是基督挑選的人物。他們繼續停滯在這種狀況,直到聖神降臨那天,充滿聖神後方才轉化成教會的柱石。 他們都是普通人,渾身缺點毛病,空話多於行動。但是儘管如此,耶穌卻召叫他們做捕人的漁夫, 做祂的協同贖世者,做天主聖寵的分施人。


3

同樣的情況,也發生在我們身上。我們能不費吹灰之力,便從家庭、摯友和朋輩中——更不必說從世界萬民中,發現許多更相稱的人,值得基督的召選,是的,那些更樸實明智的人,那些更有影響力和重要的人,那些更知恩慷慨的人。

順着這思路想下去,我深感慚愧;同時也認識到人的邏輯,不可能解釋天主的恩寵領域。天主往往揀選不完善的工具,好讓人看得更清楚是祂在工作。聖保祿想起他的召叫時戰戰兢兢地說:「最後,也顯現了給我這個像流產兒的人。我原是使徒中最小的一個,不配稱為宗徒,因為我迫害過天主的教會。」  這就是塔爾索的掃祿所寫的。他的人格和業績,使歷史為之肅然起敬。

我在前面講過,我們本身無功可居。我們在天主召選之前,除了可憐,一無可取。我們應該知悉:我們心中閃耀的光(信德),我們賴以相愛的愛(愛德),支持我們向上的渴望(望德),無一不是天主白白的恩賜。我們若不把謙遜增強,遲早會忘記天主召選我們的緣由:是為了我們個人的聖化。

如果我們常保謙虛,就會明瞭天主召喚的奇妙。基督親手把我們從麥田裡摘起來;撒種人用受傷的手掌,緊揑着一把麥粒;基督的血沐浴着種籽,浸透了種籽;然後,我主把麥粒迎風揚播,使之葬於土中,死而復活,繁榮孳生。


4

今天彌撒中的書信提醒我們,要以新的精神承認宗徒的使命,滿腔熱情,保持清醒。「現在已經是由睡夢中醒來的時辰了,因為我們的救恩,現今比我們當初信的時候更臨近了。黑夜深了,白日已近,所以我們該脫去黑暗的行為,佩戴光明的武器。」 

你們會對我說:談何容易。說得不錯。人的大敵,人聖化的大敵,會千方百計來摧毀他這個新生活,阻撓他穿上基督的精神。我發現聖若望對阻撓基督徒保持忠誠的障礙作出了最為精闢的概括。他說:「原來世界上的一切:肉身的貪慾,眼目的貪慾,以及人生的驕奢。」 


5

所謂肉身的貪慾,並不只限於感官的一般性的越軌傾向,也不只限於性慾,性慾本身並不壞,只是應予導引規範,因為它是人性的一個崇高的現實。因此,我向來不談邪淫,只談潔德。因為基督是對我們每一人講這句話的:「心裏潔淨的人是有福的,因為他們要看見天主。」 天主的召喚因人而異:有的被召在婚姻中實行潔德;有的被召徹底滅絕人的性愛,專一摰情地仰報天主的聖愛。無論結婚或獨身,都要擯絕色情的奴役,做靈魂和肉身的主人,毫無保留地為他人犠牲。

我每談到潔德,總愛用「聖」字來形容。基督徒的潔德是聖的潔德。它與自我感覺「純潔」、「清白」的自豪感截然不同。我們要有自知之明:儘管天主的聖寵,一天一天地把我們從大敵壓境的危險中拯救出來,但我們自己所有的,只是一對泥足而已。 專以這話題進行寫作和講道的人,依我之見,難免有歪曲基督教義之嫌,因為他們忘記了基督徒生活與社會生活的其他重要德性。

潔德不是基督徒僅有的德行,也不是首要的。然而,如果我們真的要在日常聖化中堅持到底的話,潔德是一個重要且不能缺少的德行。若不實踐潔德,便沒有忠貞可言。潔德,乃是催迫我們把整個心身、感官、能力,完全獻給基督的愛,產生的必然後果。它不是消極陰沉,而是積極愉快的。

我在前面講過:肉身的貪慾,不只限於放任的情慾。它還意味着懶惰軟弱,一觸即潰;貪圖享受,苟且偷安,甚至不惜出賣對天主的忠誠。

這種棄甲曳兵而逃,無異於向罪惡之法的暴政投降。聖保祿告誡我們說:「我願意為善的時候,總有邪惡依附着我。因為照我的內心,我是喜悅天主的法律;可是,我發覺在我的肢體內,另有一條法律,與我理智所贊同的法律交戰,並把我擄去,叫我隸屬於那在我肢體內的罪惡的法律。我這個人真不幸呀!誰能救我脫離這該死的肉身呢﹖」 現在,讓我們再聽一聽使徒保祿的回答:依靠「我主感謝天主,藉着我們的主耶穌基督。」 我們不但能夠,而且應該,永遠戰勝肉身的貪慾,因為,只要我們保持謙遜,便永遠有天主賜給的聖寵。


6

聖若望告訴我們,第二個大敵是眼目的淫慾。這個根深蒂固的貪慾,引誘我們貪婪觸覺上的東西。眼目盯住世上的事物不放,對超性的現實則盲目無視。因此我們用「眼目的淫慾」這個聖經用詞,來形容對物質事物的無序的貪婪,和對畸變周圍事物的看法,只用人性的眼光來看待我們時代中的人物境遇。

其結果便是:我們的神目日益昏瞶。我們的理智宣佈它能理解一切,無需天主幫忙。這個誘惑的狡詐之處,即在於利用天主給我們用來自由認識祂、愛慕祂的理智作為掩護,進行招搖撞騙。在這誘惑勾引下,人的理智,被那個所謂「你們將如同天主一樣」 的騙局沖昏頭腦,被越軌的私愛迷住心竅,猖狂跋扈,竟狂妄自詡為宇宙的中心。

在這種情況下,我們的存在,便無條件地墮入第三個大敵的陷阱:驕傲。這裡所指的,不是一念之差的虛榮心或私愛心。這裡所指的,是一種事事處處自欺欺人的習性。讓我們千萬不要自欺欺人罷!因為這正是萬惡之最,萬詐之本。向驕傲宣戰,是一場永不休止的戰爭。有人甚至這樣說:人斷氣二十四小時之後,他的驕傲心才消聲匿跡。法利賽人的傲慢,連天主都無法感化,因為他們心中有着自滿自足的屏障。驕傲使人作威作福,蔑視他人,凌虐他人。因為「傲慢來到,恥辱隨後而至。」 


7

今天標誌着將臨期的開始。思考一下靈魂的仇敵所慣用的技倆,不無裨益。諸如:情慾的蠢動,輕浮的淺薄,理性否認天主的荒謬,驕傲狂妄扼殺愛主愛人之心等等。所有這些障礙,都是真刀真槍,可以給我們造成極其嚴重的禍害。因此,唸進台詠時,禱文號召我們呼籲天主的仁慈:「上主,我向你把我的心舉起,我的天主,我全心要倚靠你。懇求你不要使我蒙受羞恥,也不要容許我的仇人歡喜。」 到唸奉獻詠時,我們將再次重溫這同一意念:「凡期望你的人絕不會蒙羞。」

現在救恩的時刻已經臨近。聽到聖保祿的金口玉言,令人振奮:「當我們的救主天主的良善,和衪對人的慈愛出現時,衪救了我們,並不是由於我們本着義德所立的功勞,而是出於衪的憐憫。」 

如果你們逐頁翻閱聖經,必會發現到處提到天主的慈愛。祂的慈愛瀰漫大地。 上主的憐愛,恩澤子子孫孫, 我們「必有慈愛圍護。」 仁慈「作你的護衛和保安。」 為援助我們,「慈愛高達青天」 ,and has been continually “confirmed”所求皆蒙「恩准???」。 天主憐愛我們,猶如慈父, 天主憐憫我們, 「祂的仁慈是甘飴的,有如大旱時的雲雨」。 

耶穌基督的一生,是天主仁慈的綱領和摘要:「憐憫人的人是有福的,因為他們要受憐憫。」 我主在另一場合又說:「你們應當慈悲,就像你們的父那樣慈悲。」 福音其他的情節,例如:憐憫淫婦、浪子、亡羊、欠債的惡僕等譬喻,以及復活納因城寡婦的獨子, 也給我們留下深刻的影響。基督大有理由復活納因城可憐寡婦之子,因為他是那寡婦的獨生子,他給她的生命帶來意義,他能在她晚年奉養她。但是,耶穌行這個大奇蹟,並不是出於公義,而是出於仁慈,因為祂的聖心,被人間疾苦深深感動。

有天主的仁慈,我們的保障何其穩固!「他若向我呼號,我必俯聽,因為我是仁慈的。」 這是一個邀請,也是一個許諾,天主保證做到,絕不食言。「所以我們要懷着依恃之心,走近恩寵的寶座,以獲得仁慈,尋到恩寵,作及時的扶助。」 有天主的仁慈為我們開路,對付成聖的敵人,牠們必然束手無策,無能為害。我們若因自己的過失和人性的軟弱而跌倒,主必會前來救助,把我們提昇。「你們已學會躲避怠惰,力戒驕橫,日進於德,不做世俗物慾的奴囚,嚮往永生而輕視流光。然而由於人性的軟弱,在這處境艱險的世途上,保持堅定的步伐並不容易。為此,良醫早已開下妙方,使你們不致迷路;那位仁慈的審判者,絕不會使你們因得不到赦免而失望。」 


8

基督徒的生活,應當在天主仁慈的「保護傘」下成長發展;應當念念不忘天主仁慈的恩澤,檢點行為,循規蹈矩,力求符合天主兒女的身份。那麼,使我們的召叫深深扎根的主要方法是什麼呢?這些方法,是我們生活的支柱。今天,我想談談其中兩個:內修生活與教理培育——即加深我們對信德的認識。

先談內修生活。真正瞭解什麼是內修生活的人,真是鳳毛麟角!人們一聽到談論內修生活,腦海裡馬上聯想到陰森森的寺廟殿堂。足足有四分之一個世紀以來,我講了又講,內修生活不是那麼一回事。我所講的內修生活,是普通基督徒的內修生活。他們大都生活在鬧市喧嚷中,生活在光天化日下,在馬路上,在工作中,在家庭裡,甚至在娛樂休憩中。但是,他們整天的生活,無時不以耶穌為中心。這若不是持續的祈禱生活,那麼又是什麼呢?你們不是真要做一個祈禱的靈魂嗎?不是要與天主建立親密的關係,使自己聖化嗎?亞歷山大的克萊孟寫道:「人變成天主,因為他愛天主之所愛。」 此即祈禱的靈魂一貫領悟的基督徒信念。

開始是比較困難的。非下苦功去尋覓天主不可,要感謝祂慈父般切實的關懷。這並不是什麼感情用事,而是天主的慈愛在靈魂深處,使你們逐漸察覺出來,心心相印,自有靈犀一點通。事實上,是基督在深情地尋找我們:「看,我立在門口敲門。」 你們的祈禱生活怎樣呢?在白天,你們有要與祂暢談心曲的衝動嗎?那麼,你們有沒有向祂輕輕耳語,請祂稍候片刻,跟着便來同祂心對心地密談呢?

在專為我主保留的談心時間裡,你們胸懷擴大了,你們的意志加強了,你們的思想,在恩寵輔助下,給人間的現實,注滿超性實質內容。結果是你們形成了明確切實的善志,你們決心要改善自己的行為,要以更大的愛德待人接物,要像優秀運動家那樣,全力以赴,一往直前,把這場基督徒仁愛與和平的鬥爭進行到底。

於是祈禱變得持續不不斷,如同我們的心跳,我們的脈博。若無天主的臨在,便無默禱生活。若無默禱生活,我們為基督所做的工作,便毫無價值。因為若不是上主興工建屋,建築者徒然勞苦。 


9

普通基督徒——不是修會會士——為了修德成聖,無須遁離世俗,因為世界正是他尋獲基督的場所;也無須什麼外表的標記,例如會服徽章之類的東西。他獻身事主的全部標記,都是內在的。這就是:天主恆常的臨在和克己自律的精神。其實需要的惟有一件,因為克己自律也不外是感官的祈禱。

基督徒的召叫是犧牲、賠補和贖罪。我們必須為自己的罪過做補贖(有多少次我們掉頭他顧,避開天主?)也必須為世人賠補罪過。我們應該師法基督,「身上時常帶着耶穌的死狀,」(祂棄絕自己,死於十字架上),「為使耶穌的生活也彰顯在我們身上。」 我們的道路,是一條獻身犧牲的道路。在這克己自律中,我們尋獲喜樂與平安(gaudium cum pace)。

面對世界,我們不會愁眉苦臉。過去,有些聖人傳記的作者,只強調天主的忠僕一生中特別的事,這些異事記載甚至始自他們的襁褓時期。他們這樣,無意中給基督的真理幫了倒忙。他們甚至會說有些聖人在嬰兒時代,不哭不啼;每逢星期五,為了做補贖,也不吮飲母親的乳汁。然而,你們和我一出世,便沒頭沒腦地大哭大叫,而且大吃其奶,根本不管什麼守齋和齋期那一套。

現在,我們在天主恩寵輔佑下,在一連串雷同的日子裡,發現了真正做補贖的時刻。在這些時機中,我們決心克己自律,改善生活,使我們的靈魂作好準備,以迎接聖神聖寵啟迪的到來。隨着聖寵而來的,我再重複一遍,便是gaudium cum pace ——喜樂、平安和努力奮鬥。

克己是我們生活的調味料。最好的克己莫過於整天之中在小事上約束自己,俾能克服肉情的淫慾,眼目的淫慾和生活的驕傲。克己自律的對象是我們自己,而不是他人。克己自律應當使我們在待人接物中,更加細緻周到,體貼諒解,開誠相見。誰若是粗暴易怒,遇事處處只顧自己,常常觸犯凌辱他人,不知放棄不必要的東西——甚至必要的東西,事不稱心便形於色,那麼他便是沒有做到克己自律。反之,誰若懂得怎樣獻身為人,「對一切人,我就成為一切」 ,那麼他便是實踐了克己自律。


10

祈禱補贖的生活,加上意識到自己身為天主兒女,能把我們轉化成真正有深度的虔誠基督徒。在天主膝下,我們都是小孩。小孩的優點就是虔誠。如果小孩偎依在父親懷抱中尋求安全,他必然是,而且自己也知道,是渺小的,可憐的。我常默想這種精神嬰孩的生活。它與剛毅果斷的德性不相矛盾,因為它要求有堅強的意志,有經得起考驗的成熟,有坦誠穩定的素質。

我們應當虔誠,如同小孩那般虔誠。然而,不是蠢蠢鈍鈍,一知半解。只要可能,我們人人都必須認真苦學信仰的道理,即神學。我們的虔誠,應是赤子般虔誠;我們的教義,則應如神學家式的條理分明。

我們在神學知識上,在健全紮實的基督徒信理上,力求有所造詣的願望,首先是由渴望認識和愛慕天主的意志點燃起來的。同時,也是從渴望瞭解天主創造的世界所具有的終極意義的心田中萌芽的。忠心虔誠的人靈,自然不乏這種要求。某些人常愛老調重彈,活像一張破唱片,單調乏味,重複信仰與科學,以及人的知識與天主的啟示,勢不兩立的陳腔爛調。這種謬論,只能是,而且顯然是,由於對問題的實質缺乏正確認識而產生的。

既然世界是來自天主,既然天主按祂肖像與模樣創造了人, 並賦予人一點神光,那麼人類理智的任務,理當是追求天主置於萬物本性中的神聖意義,苦心孤詣,在所不辭。然則,依靠信德之光,我們更能徹悟萬物的超性宗向。因為萬物的超性宗向,正是天主把自然界提昇到恩寵界的結果。我們絕對不怕發展人的知識,因為一切理智的努力,只要是嚴肅認真的,皆以真理為指標。而基督曾說:「我是真理。」 

基督徒應有如飢似渴的求知慾。一切事物,從最抽象的知識,到手工操作的技藝,都能夠而且都應當,引人歸向天主。人類從事的一切正當活動,無一不能予以聖化,也無一不能成為聖化我們的機緣。基督徒的光,不該藏於溝壑,而該置於峰巔,「好使他們看到你們的善行,光耀你們的天父。」 

這種方式的工作,便是祈禱。這種方法的學習,同樣也是祈禱。抱着這種精神所做的研究工作,也是祈禱。我們時時刻刻都可按照這精神辦事。因為一切事物,都能化成祈禱。一切正當活動,都能引導我們歸向天主,都能日以繼夜地助長我們與天主的親密關係。任何正直的工作,都能化成祈禱;而一切祈禱,都是使徒工作。這樣,人靈便發展形成一種既樸實,又堅強的合一生活,。


11

在此將臨期第一主日,大家都在計算離救世主誕生還有幾天,我就不打算再多講了。我們已探討過基督徒的召叫,即我主怎樣把引導他人修德成聖的使命交給了我們,要我們鼓勵他們接近祂、要我們與教會團結一致、要我們擴展天主神國,遍及萬眾之心。耶穌要我們慷慨服務,忠貞不二,從善如流。祂要我們熱愛祂。祂的心願,是要我們成聖成賢,成為完全屬於祂的人。

你們又看到在自己內,一方面是驕傲自滿,喜愛感官享受,心煩意懶,自私自利;另一方面,愛火炎炎,誓志彌堅,慈悲為懷,謙虛自持,勇於犧牲,神樂洋洋。在此兩者之間,你們必須作出抉擇。你們被召善度信望愛的生活,絕不可捨此而求他,自暴自棄,過苟且偷安,甘居中游,掉隊落後的生涯。

前一時,我看到有一隻老鷹,被鎖在鐵籠裡,渾身齷齪,羽翎凋落貽半,爪下抓着一塊腐肉。我頓時聯想到:如果我背棄天主的召喚,將會淪落到何等地步。我為那隻大鳥惋惜,它生來是為凌空高飛,直上雲霄,瞻仰旭日的,如今卻鎯鐺披身,顧影自憐。我們為了熱愛天主,服務眾人,應全力以赴,更上一層樓的。然而,我們的靈魂先要掃除一切死角陰隙,好讓基督之光遍照無遺。只有這樣,基督才會在你們的思想,言語和心靈中,才會在你們的一舉一動上,蓋上祂的印記。你們的情操,工作,思想,言語,你們的整個生命,才會充滿天主。

我們剛在福音中讀到:「你們應當挺起身來,抬起你們的頭,因為你們的救援近了。」 將臨期是希望之期。我們基督徒召叫的廣闊領域,我們奠基於天主慈父臨在的生活上的合一,一定能夠,而且應當,在日常生活成為現實。

請大家與我一起祈求聖母,幫助我們實現這一切。請你們想像一下,在這幾個月裡,聖母是怎樣期待聖子誕生的。我們的聖母瑪到亞,將玉成你們為另一基督,基督其人——alter Christus, ipse Christus!


  下一頁